urnotiris_feng

旭宝宝,爱人/Sshp / 生物/业务摄影爱好者/音乐/王珮瑜 热爱瑜老板

【坐听叶穿风雨声】

#君可见刺绣每一针,有人为你疼
君可见牡丹开一生,有人为你等
江河入海奔,万物为谁春。
明月照不尽离别人
君可见刺绣又一针,有人为你疼
君可见夏日秋风,有人为你等
翠竹泣墨痕,锦书画不成
情针意线绣不尽鸳鸯枕#




淅淅沥沥的小雨,与这个城市缠绵着,没有一丝丝要想离开的意思。或许它有着些许眷恋,眷恋着这个安逸的城市,眷恋着这个没有纷争的地方。绵绵细雨,让这个本不暖和的城市,又增添了些许的潮湿和凉意,微风吹过,青石板上慢慢踏过的行人都不自觉地紧了紧身上的大衣,加快了脚步。
“哎, 阿香,你是怎么把这鸳鸯绣得那么好的,你看,我这,尾巴就是绣不好了。诶呀,算了算了,不弄了。”看着旁边人越绣越好看的鸳鸯,再看看自己手中布面上横七竖八错乱的针脚,屋檐下坐着的女子一阵懊恼,站起身,跺了跺脚。
“嘶——”想舒展一下自己酸疼的胳膊,却忘记了自己身上还未痊愈的伤。一阵疼痛袭上明镜心头,让她蹙起眉,捂着伤口坐了下去。果然,阴雨天会让伤口疼得厉害。
“大小姐您慢点。”听见旁边人的动静,坐在一旁安静绣着鸳鸯的阿香赶紧起身扶着她,扶她坐下,嘴里还忍不住念着,“大小姐,您动作小心一点,这大少爷在临走前可嘱咐阿香了,要看好大小姐,让您好好养伤。要是大小姐出了什么事,他可要责骂阿香的。”
“他?他敢。”明镜揉了揉疼痛的伤口,轻笑着点了点阿香的头,“你呀,你呀,有这贫嘴的功夫,还不如教我把鸳鸯绣好。”
“也不知道是谁刚才说不绣了的。”阿香小声嘀咕着,默默拿起了针线,坐在大小姐旁边,一针一线帮她修改着手中的鸳鸯。





屋前的雨还未有停歇的意思,房檐上落下的雨水清脆地砸在地上,也砸落进了明镜的心底,拨动了她的神经,指尖缠绕的丝线,带着多少日日夜夜的思念。明镜亲手将它们小心翼翼藏进了密密麻麻的针脚中。
可是,他怎么还不回来。眼见自己的鸳鸯大致就要绣好,无法按耐的焦急让她再也无法安心坐下去。算了,干脆不绣了吧,等他回来。明镜想着,放下了手中的丝线,靠在椅子上。
目光通过雨帘,直勾勾的钉在了不远处的灰色木头门板上。她多想出门看看,去找他,可又想起他在她临走时,那一字一句的叮嘱:“到了那边,千万别出门。这座园子是以我的名义买下来的,虽然那边很安全,全是我的人,可你要总是随便出入,万一要让那些以为你遇难的人看见了怎么办?那时候,我可真的保护不了你了。还有,你的伤没有好,出去再加重了怎么办。”她又打消了出去看看的念头,她不想再给他添麻烦。
思念是最容易在雨天肆意生长的。说好的今天回来的,怎么也不来个信什么的,明镜暗自责怪着她这个不靠谱的弟弟。眼见时间的指针已经慢慢跨过了十二点,屋内阿香煮熟的饭香渐渐钻入了明镜的鼻子。不早了,是时候她必须要去看看了。
“阿香,给我备伞。”明镜慢慢站起身,随手把布面放在一旁。冲着屋内唤道。
“大小姐,您这是要去哪里啊。怎么不吃完饭再走?”阿香急忙擦干了手,冲了出来,“大小姐您不能出去啊,这,这雨还下得紧呐,您身子还没好……”
“什么时候轮到你小丫头说我了?快去给我拿伞,衣服就不用了,我去去就回。不会有事的。”明镜看着那依旧未开的门,打断了阿香的话。是啊,她已经等不及了。





踩着细碎的雨水,明镜加紧了脚步,心中急迫可无奈身上的伤没有好全,无法走快。走到门口,明镜刚把手放到门上,忽然一阵大力推开了门,打断了明镜的思念,吓得她一惊,不觉往后退了几步。是谁?
看着眼前渐渐放大的深灰色的人影,明镜渐渐的愣住,不知不觉慢慢红了眼眶。还未等她先问好,那来人已经开了口。
“大姐,您怎么见我第一面好话不说一句,到先要落泪了?”明楼放下了手中的行李,轻轻抽掉面前呆滞的人手中的伞,一把把她搂入了怀中,那独特的明家香让他留恋,“我上午临时有点事儿,没赶上火车。这么寒冷的天,自己伤也没有痊愈,不穿件大衣就往外走,可是姐姐等急了?若是因为明楼让姐姐再病了,明楼会自责的。”
“呸。”见他一语道破自己的心事,明镜抢先拎起他放在地上的行李。“你的行李怎么这么zhon——g”疑问被疼痛强行打断,手中的重量牵动着她的伤口愈发难受。
“大姐,还是我来吧,你万一伤再重了可怎么好?”看着她摇摇晃晃的身子,明楼好笑,明知自己不行还要装出一副大姐的样子,她不心疼她自己的身子,他可是心疼。“欸?你的手怎么这么凉?”
倏碰到她的手,一阵一样的冰凉由他的指尖直达心底。她,她是在外面等了自己多久?
没有回答。
解开大衣将人裹进怀里揽着往回走。




当他搂着她再次缓缓穿过密密的雨帘,房檐下,那随意摆着的布面,给了明楼答案。看着那针脚略微有些乱得鸳鸯,这,她绣了有很久了吧。
明楼别有用意地拿起了布面,冲着明镜咧嘴一笑道:“大姐,你看这是谁绣的啊,这么丑。不过这鸳鸯的尾巴绣的还是不错,是吧?”
“哪里丑了。”明镜小声嘟囔着,责怪着自己刚才为什么乱放。不过更不服气的是,他竟然这么说自己辛辛苦苦绣了一上午的鸳鸯,还不是因为盼他回来。“明楼,我觉得这个挺好看的。”不知不觉的委屈,让明镜提高了声调,“阿嚏——”
看着眼前人眼睛里逐渐氤氲开来的水汽,明楼知道,他猜对了。“我觉得挺丑的,不过,我喜欢。姐,你自己也不注意点啊,最近阴雨绵绵,天又凉又潮。你可别告诉我你就这样坐在外面一上午。”听见她打喷嚏的声音, 明楼皱起了眉。真是,自己不在家,她又开始不在意自己。不过,没关系,以后,他就能天天和她在一起了。




“大姐,你不是问我为什么行李那么重吗?”吃过午饭,明楼坐在沙发上,看着旁边躺下的明镜问道。
“可能是因为我伤没好吧。”
“不,行李确实是重了,因为我把工作停了,现在让阿诚帮我代管一段时间。我要离开一段时间。”
“你要干嘛去?”本快闭上的双眼,在听到这句话后倏的睁开,瞪着这个总令她措手不及的弟弟.
“我?我啊。”明楼宠溺地看着躺在床上瞪着他的人儿,慢慢凑了过上去,轻轻吻上了她的嘴角,
“因为,我要来陪我最爱的人养伤啊~,要不她总是照顾不好自己。大姐,你说是不是?”
明镜小脸一红,没有做声,往他怀里钻了钻闭上眼睛安稳的睡去。







我明楼,
愿为你舍江山,为你卸铠甲,
愿牵你的手,陪你到青丝变白发,
也更愿给你一世安稳,盼姐姐你呀,长乐无忧~













『马上要上学了,可能没有那么多时间安安心心写文儿了~而且还要玩TOEFL& SAT 这么难的东西呢……所以,谢谢每一个喜欢我文字的人,谢谢,以后用空总会更。我争取一个月一篇吧~向你们比心♡』
最后,依旧的,谢谢左璃姐♡@如果我是左璃 
谢谢你一直倾心为我,慢慢改我的文稿~
感动之极♡
以及,谢谢一直支持我的兔砸🐰和娘子~

评论(8)

热度(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