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rnotiris_feng

旭宝宝,爱人/Sshp / 生物/业务摄影爱好者/音乐/王珮瑜 热爱瑜老板

元宵节~

[元宵节]
作为一个纯种理科生,第一次发文儿,文笔烂,求不嫌弃,嘤-----
元宵节没有写完……就这么完了一天~
谢谢左璃姐姐特别辛苦的帮我改文儿~
嗯……左璃姐一个大大的心💕💕

Anyway文笔不好,不喜勿嫌哦~
谢谢~



当明楼推开明公馆的沉重的大门的时候,一阵久违的暖意涌上了心头,牵动着他的思绪。

这一段时间繁忙的公事,让他抽不开身。直到看着办公室外家家户户渐渐点起的灯笼,才让他恍然——今天是元宵节。
点点灯光勾起了明楼心头的思念,想想今年独自一人在家的明镜,一阵自责和心疼,让他立即扔下了手中的公事,匆匆驱车回家。

明楼驻足在门口屋内的温暖让明楼心头一热,“想见她”满心都是她的身影。但他仍向往常一样,站在门口,等着她踩着碎步来迎他。也不知,几天未回家,那个她心心念念的小娇娘现在怎么样了。可,等了又等还未见她迎出来的身影。明楼皱眉,一阵不安与慌乱涌上了明楼的心头。他骤然想到,前几天在公事繁忙的空闲只是匆匆和她见了几面,让他担忧的是,她并未像往常一样碎碎念他,怪他为何这么久不归家,脸上也没了往日的笑容,本想找个时间好好问问她。可公事一忙,就又把这件事情抛在了脑后。想到这,明楼心头一紧,大踏步往屋内走去。

“大少爷,您可回来了!”还未等明楼踏进客厅,阿香不知从什么地方冒了出来,接过了他手上的公文包,算是迎接着这位许久未回家的他。

“嗯,我回来了。我大姐呢?怎么没见到她今天来迎接我?”明楼微微一顿脚步,皱了皱眉,什么叫可回来了,这分明是话中有话。看着这出奇安静的家,明楼压制住自己的担忧以及思念,觉总得先问个明白。



“您还说呢,今年元宵,二少爷和小少爷都在北京办事。您也那么忙,大小姐每次从您那里回来,都要絮叨一番,说您太忙,不能好好照顾自己。她今天在电话旁边徘徊了好久,说正月十五了,要不要叫您回来。她怕您忙,终还是没打。这一下午,大小姐就没出过房门。大少爷,阿香刚才给她送饭的时候,发现大小姐在房屋中暗自垂泪。想必心里空落的难受,阿香就没敢进门。大少爷,您正好回来了,快去陪陪大小姐吧。”

听完阿香压低的焦急的叙述,明楼下意识抬头望了望她的房间,是啊,大过节的就留她一人独守空房她心里定是难过的打紧。他皱了皱眉沉声对阿香说:“阿香,大姐还没吃饭吧。你快去煮一锅汤圆,再随便做些清淡菜,大姐胃口不好我怕她若是不吃半夜会胃疼。我先上楼去看看。”说罢,明楼大步跨上楼梯,步如疾风地走向了明镜的房间。

先是轻扣了扣门,轻唤了声大姐,久久无人应答,明楼一皱眉轻轻迈入明镜的房间,幽暗的房间内,亮着一盏昏黄的台灯。台灯撒下的点点黄光,细细碎碎落在书桌前的蜷缩在椅子上的一个背影。明楼定定的看着那个背影出神,这个背影看起来这么孤单落寞,又是这么单薄脆弱。许是自己让她这样没有安全感吧,回想这么多年,她真的付出了太多太多了,明楼深呼吸压下自己心头的思念与担忧,调整好呼吸试着呼唤了一声:“姐?”见那个影子毫无动静,明楼慌了心神,悄悄走近。却发觉,不知什么时候,明镜已经靠在了椅背上睡着了。皱了皱眉,不能任由她在这睡下去,夜太凉。

“姐”明楼蹲在她身边轻轻的唤了她一声,明镜闻声,睫毛轻轻动了动,慢慢睁开眼,昏黄的灯光让刚醒来的她有些不适。

“唉,这么凉的日子,你怎么也不知道穿一件厚一些的衣服呢。”看着面前的人儿悠悠转醒,明楼起身脱下大衣心疼得俯下身子,一边在她耳旁低语一边用自己的大衣包裹住蜷缩成一团的她,并将她慢慢打横抱起。
怀中的人仿佛感受到了他的温暖像小猫一样往他怀里拱了拱又沉沉的睡去。

灯光下,那脸上还未干的泪痕,睡梦中她轻蹙起的眉,让明楼的心泛着苦。

“让她难过了。”明楼轻轻的将她安置在床上给她盖好被子,俯下身,轻柔地吻干她脸上的泪痕,亲了亲她蹙起的眉。希望她在睡梦中能感受到他回来的气息,让她在梦中安稳。

“嗯?明楼,明诚,明台,你们快回来,姐姐想你们了。”怀中的人儿忽然扭了扭身子,呢喃着了她的心绪,“明楼。。。明楼。。。你在哪里啊。。。”仿佛又梦到了什么,明镜皱着眉清澈的泪水再次溢出了她闭紧的双眼。

看着明镜流泪明楼的心中也不好受,明楼最怕的便是她哭,每次她一哭明楼就觉得自己的心要碎了。他想起上次让她难过落泪,是在那个风雨交加的雨天、是在那个如地狱一样地方的76号。

她苍白的小脸上泪水和雨水混合在一起绝望的对他大喊,“我好不好你明长官还在乎吗?”若非他定力好恐怕那时的他一定会与她一样崩溃,他怎么不在乎!那是他心尖上的人,是他明楼的软肋。他曾发誓,再也不让她如此受伤,却如今,又因为公事的缘故,撇下她她一人,孤零零的守着这座空屋,她其实是怕一个人的呀。

明楼坐在床边轻轻的将人揽进怀里,俯身轻啄了下她的耳朵,低声在她耳边安抚着:“阿镜,我在,我在。别怕。明楼回来了,明楼回来陪你了,别怕。”
熟悉呼吸的和那人身上熟悉的气味,让明镜慢慢转醒。在模糊与真实间,她好像看到了让自己在梦中落泪的熟人“明楼?”怕是还在梦中,明镜下意识的揉了揉眼睛,又试探性的问了一声。

“嗯?是我。”看着小娇娘渐渐转醒,手中环抱她的力度不禁又加了几分,还有一只手轻轻的拍着她的背,安抚她的不安。

“你……公事忙完了才想起来回家么”明镜轻声斥责他。明楼看着她明明未醒透却还提着架子的样子一阵好笑,癔症的姐姐还是会把自己的柔软掩饰的很好。
“嗯,公事是永远忙不完的,弟弟心中挂念自己的小娇娘,扔下公事匆匆归家,在家门口驻足半天不见娇娘迎接,担忧娇娘
谁知一见面便看到姐姐这么不爱惜自己的身体。”
明楼柔声细语的回着她,语气中透着一丝委屈和她在椅子上睡着的不满。

“嗯……谁叫你们都不回来陪我,害我一人在家中过节”说着说着明镜便抽了抽鼻子,又红了眼眶,语气也柔了下来。怕明楼看见她的失态,她向外别过了头。
明楼见她红了眼,心知话说过头,连忙抬手抚上她的脸“大姐,是我不对,我不应该留下你一个人在家中过节,弟弟心知姐姐忙碌一年又苦又累心里却还是最惦记我们,明台阿诚在北京不能回来我也应该早早回来陪你。不过我这不是回来陪你了么,姐姐不难受了好不好。”

明楼便轻轻扳过她的头,温柔又认真的看着她的眼睛一字一句柔声说道,“阿镜,我以后再也不会让姐姐在孤零零的一个人了,我一定会给姐姐安稳的家,不会再撇下你了,姐姐别哭了好嘛”说罢,明楼轻轻覆上她的唇,温暖又带着满满的爱意仿佛要温暖她的心“嗯。我。。。”明镜连同她刚想说出的应允,都在明楼的炽热的吻中融化。她蹭了蹭她身边的这个人,轻轻的握住他的手。

她是安心的,只要他在。
她一直都相信他,相信他说的每一句话,影音他永远不会骗她。
她轻轻的合上了困倦的双眼,放下了所有不安,渐渐的在他的怀中沉沉的睡去。
明楼支起胳膊侧身躺在她的身边,看着埋在自己怀中的人一阵满足,他想要的家不过如此。

而她刚才没说出话的是,
我们是脱不开了。

是啊,我们,是脱不开了。

评论(10)

热度(39)